{maxcms:load head_news.html}

最新资讯

美贞历险记绳缚

去年夏天,我去警局找妹妹,她正巧不在,我从大门口出来,打了辆出租准备回家。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,司机说车有点毛病,下车修理,把我一个人关在车里。我隐约闻到一股刺鼻的药水味,不知怎么头就开始晕起来,想拉开车门,却发现车门是锁上的,车窗也落不下来。我的头更晕了,一股强烈的睡意向我袭来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..

狂迷一夜袭

狂迷一夜袭 被成千上万人,讥讽、谑称为『小龙包』,我晓得希希心里绝不好受。近来公开露面,希希的压力都写在眉宇间,明显身心俱疲。  俗人真是残忍、嘴贱。总搬出希希的历代前任,大作比较。一时赞那个较年轻,这个更具气质云云。  甚至人身攻击,说希希皮肤不够白皙,额头有疙瘩……呸!全都是不识货的瞎眼..

偷窥的旅途

偷窥的旅途 解完小便,她她反复擦拭阴部,最后又掏出一根干净的卫生棉条,从新塞进到凹屄里面,显然,她是没有用惯这个东西的,把阴唇剥得大大的忙碌了好一阵才完事,透过她剥开的阴唇,我看到破了处女膜的阴道口,斑斑驳驳的,也看到了凹屄顶端的那粒珍珠般的屄芯,粉粉嫩嫩的。好不容易塞进去了,可是等她拔出管..